开始

乖巧腼腆的外表下也有一颗年轻的心和张扬的梦。
                     ——周泽楷二零一七十六岁生贺
        他两手各拎了一个盒子,站在了玄关内。
        妈妈在厨房内忙地热火朝天,头也不回地招呼他: “小周,回来了呀!”
        “嗯。”周泽楷把印有“happy birthday”的盒子放在了桌子上,转头就遇到了从厨房走出来的周妈妈。周爸爸正在厨房里手忙脚乱,一手拿着一把没有择完的葱,一手拿着周妈妈塞过来的锅铲。
        “小周,作业……”周妈妈眯着眼笑。
        “写完了!”周泽楷忙接话,想了想又补充道,“在学校。”
        周泽楷的成绩优异自己的课业从来没有让父母担心过。
        周妈妈挥挥手:“那就去玩吧。好不容易才说服我们买到了,去试试吧!”
        周泽楷拎着盒子一溜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盒子里装的是一个插卡的机器和一张卡,上面印着一样的logo——交叉的剑,张开的翅膀,缓缓转动的齿轮以及GLORY的字样。
        这是荣耀的登录器和账号卡。
        荣耀是一个年来红遍大街小巷的游戏,而今年是自它运行以来的第五年。周泽楷从两年前开始关注这个游戏,却碍于升学的原因没有亲手去尝试,可以说他对这个游戏既熟悉又陌生。
        周泽楷按着说明书上的连接方式接上了登录器。刷卡,登录,仿佛在私下练习了无数次。进度条加载完毕,荣耀的logo立即塞满了整个屏幕,又映在了少年清亮了眸子中。
        跳过新手指导,周泽楷在NPC处领取了几个新手任务,过程意料之中的顺利。他眨了眨眼,犹豫了一下,做下了决定。他用刚刚获得的技能点,领取了几个神枪手的低阶技能。
        神枪手,是周泽楷最喜欢的战队——轮回战队队长张益玮的账号卡一枪穿云的职业。
        在这个兴欣霸图如日中天,百花皇风紧随其后的时代,轮回只能在战队中位居中游,队长张益玮的技术虽好,可在斗神拳皇繁花血景的光芒下显得甚是平庸。队里的其他人也没什么亮眼的表现。而周泽楷却偏偏喜欢这样一个冷门战队。他想要帮帮这个战队。
        首先,自己要变强。
        想到这个,少年的目光坚定了几分,他抿了抿嘴,再次把手搭上了键盘鼠标。
        一时间,磕磕绊绊的键盘敲击声不断的响起,少年的目光也并没有因操作的不熟练而黯淡冷却,反而越来越炽热。
        由于对荣耀的持续关注,周泽楷的理论知识异常的扎实,随着肌肉神经对技能操作的熟悉,“哒哒哒”的声音也逐渐连贯起来。甚至到了晚饭时,周泽楷已经在副本门前等待组队的人群中小有名气了。
        真好。周泽楷的手离开键盘,退出了游戏,盯着账号卡愣愣的笑了。
        说不定,我很快就可以加入轮回工会,帮助轮回了。
        他把账号卡庄重地摆在登录器旁,转身出了房间。
        餐桌上,一个插着不少蜡烛的蛋糕摆在中央,周妈妈正把最后一道菜端上餐桌,看到自家儿子出来,她忙褪了围裙,从阳台上揪回来了正在过烟瘾的周爸爸,一家三口在在桌旁做了下来。
        “小周,过了今天的生日,你就算是半个大人了。”周爸爸清清嗓子,做开场白。
        “快许愿吧!饭菜凉了就没有口感了。”周妈妈在一旁接嘴道。
        周爸爸瞪了周妈妈一眼,对她打断自己的发言表示不满。
        “哎呀,”周妈妈推推周爸爸,“咱们家小周又不是小孩子了,该懂的道理他都懂,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说的也是,”周爸爸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自己的发言,他伸出拳头,像好兄弟一般的抵在了儿子的胸口,“以后要自己为自己做主了,泽楷。”
        “……嗯!”周泽楷望着已不及自己高的双亲,重重地点了点头。
        “来,许愿吧!”
        烛光照亮了周泽楷缓缓合上的眼睑。
        我希望……
        种子悄悄的落在年轻的心间,它是张扬的梦想,也将是累累的硕果。

小周,生日快乐!

【全职/叶修生贺】谜一样的郊游

飍:

我明明已经提前二十多天就开始写了为什么还是没有赶上(暴风哭泣)
2017叶修生贺 原著时间线
(第一届世邀赛后两年,老叶三十岁……大概……) 微伞修(友情向)我要不要打tag?

五月二十九号,又是一个复盘过后的周一,天空放晴,万里无云。
这是一个游戏宅们死都不想出门的日子,可是兴欣的陈大老板却是一定要拉着兴欣的一帮子人们到外面走走的。
“看看你们一个两个的,除了包子和老魏还好一点以外,个个都跟白斩鸡一样,弱不禁风的。”
这不,一大早,陈果就开始拉着被强行掀被子叫醒的兴欣众人进行日常训话。
啥?你问谁掀的被子?
当然是包子,难不成要兴欣的三个漂亮姑娘去掀一堆大老爷们儿的被子吗?
嗯?包子是谁叫醒的?
听说单细胞生物的一天开始的比较早?
“所以我才要你们出去走走的。”
“老板娘,这就是你一大早要包子去掀我们被子的原因吗?”方锐揉着睡意朦胧的眼,迷迷糊糊的问。
“呃…不是。”陈果挠了挠脸,脸上显出了一抹尴尬的神色。
“那老板娘还有啥话就快说,说完老夫好回去睡个回笼觉。”魏琛打了个哈欠,“话说老叶怎么还没有下来,苏妹子不是去叫他了吗?”
“其实,是这样的……”陈果看着眼前鸡飞的魏琛和狗跳的方锐,颇为忧愁地叹了口气,向大家解释了起来。

“所以说……”方大宝咽了口唾沫“你的意思是今天的训练暂时取消?”
“然后……”魏二宝接话“我们集体……去郊游?”
“对啊!哎呀你们也别愁眉苦脸的啦!这主要是为了你们的健康考虑啊!你们几个,都几天没有出门了?”陈果语重心长地循循善诱,如同在带一群幼儿园的小朋友。
“我们两天前刚刚出去过啊!”
“对啊,两天前。”
“咳……老板娘,”兴欣最后的良心乔一帆同志好心地提醒陈果,“前天是我们和雷霆的比赛。”
“客场。”安文逸补充。
“冷静,冷静……”陈果在心中念叨着,强忍着想要亮拳头的冲动。
自打叶修来的这几年里,陈果的忍耐力真的见长。
“健康!健康很重要!说不定出去走这一次就可以让你们的职业生涯延长一点呢?”
陈果觉得她不去当幼教真可惜。
然而兴欣众人不吃这套。
方锐和魏琛继续鬼哭狼嚎。
罗辑也坚定地表明了他的立场。
“我们在这里说了这么久,叶修他会同意出去吗?”安文逸推推眼镜,指出了本次会议的关键,“他要是不去,我们还谈个啥。”
“如果他去的话,你们去吗?”
“老叶要是去的话,我们一定去!”方锐和魏琛拍着胸脯保证。
兴欣的众小辈看着他们的老板娘露出了一个老奸巨猾的笑容,只觉得大事不妙。
两位,你们立flag别拉上我们啊!
“喏,他下来了,你们问问他。”陈果抬了抬下巴,示意众人向身后看去。
叶修晃晃悠悠地走下来,身后跟着微笑的苏沐橙。
“叶修,”陈果喊到“沐沐和你说过了吧!”
“嗯,说过了。”
“去吗去吗?”不等陈果再次开口,魏琛和方锐就急吼吼地问到。
这可是决定着兴欣老小命运的时刻。
“去啊,当然去。”叶修点点头,宣告了兴欣老小的命运。
“啥?你再说一遍?”这是方锐。
“老叶啊,老板娘说的,可是出去郊游,不是去打友谊赛!”这是魏琛。
“我知道啊!”叶修表示自己没有听错。“我好久都没有带沐橙出去走走了。”
陈果的脸上挂着胜利的微笑,“那……走吧?”
魏琛和方锐的强烈抗议?不存在的。即使存在,陈女士也表示自己听不到。
于是,兴欣一行人就只能乖乖巧巧地出发了。
可能吗?这是我大兴欣的画风吗?乖巧是什么,能吃吗?
在经历了一系列腥风血雨后,众人终于是平平安安的抵达了目的地。
“老板娘……”以叶修为首的一众扒着车窗往外看了看,“你确定我们今天要在这儿郊游吗?”
在一片宽广的小山坡,布满了人。
“呃,”陈果挤到窗边看了看,“我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啊!平时这里都没几个人来着……”
“所以说,我们现在要怎么下去?”方锐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窗外成群结队的人只觉得一个头顶两个大。
先不说别人,他们这群人中,可是有一个苏沐橙啊,如果她被发现了,那后果……啧啧啧。
“等等,我下去问问。”陈果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魏琛看着陈果的背影,不住的感叹“哎,作孽呀!好好的待在屋里打游戏不好吗?你看看一出门就这么麻烦。”
“对啊,”以葛大爷二世著称的方锐瘫在座椅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看看,连老天爷都不想让我们出门。特地派了这么多人来阻碍我们郊游的脚步。”
“呼————”陈果调查完情况回来了,“我问过了,他们是一个旅游团的。在这里休息了一会儿,现在正准备去他们的下一个景点。”说话间,山坡上的人已经迅速的撤退了。
“好了,我们下去吧!”陈果组织这一群小朋友们下车。
“哎!猥琐方,看来老天爷不太喜欢你啊!”叶修下车前,拍了拍呆若木鸡的方锐,笑道。
“靠,叶修你大爷的!”
当最后一位方大爷磨磨唧唧的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陈果那边已经选好了一片树荫,铺上野餐垫了。
那么问题来了,这么热的天,在一片长满了花草的山坡上,有谁带防蚊虫的东西了吗?
罗辑从包里拿出了花露水。
常先从包里拿出了花露水,风油精,清凉油等一系列物品,最后,他拿出了一盒蚊香。
陈果觉得她让常先来做随队记者,哦不,是专业摄影,真是个正确的选择。
“小常,你简直……是个天使啊。”
苏沐橙和唐柔看着常先手中深蓝色瓶身的花露水,相视一笑,并不打算告诉他们真相。
使用过后的魏琛,哆哆嗦嗦地把瓶子递给了下一个人,对用后感觉闭口不谈。
早早的就看到了两个姑娘笑的一脸诡异的叶修似乎明白了什么,从罗辑手中拿过了绿色瓶子的花露水。
啊!绿瓶子,我的爱!体验了被蓝色花露水支配的恐惧后,兴欣的几个大老爷们抱着膀子围成一圈,这样想到。
常先呢?他举起了相机,拍下了这一幕。
叶修似乎又明白了什么。
方锐和魏琛怎么可能让叶修痛快的看着他们不痛快,所以这两位猥琐界的中流砥柱,趁着叶修不注意的时候猛的扑了上去,魏琛负责挡住叶修的眼睛鼻子嘴等重要部位,方锐则是拿着花露水把叶修喷了个透心凉。
那种把衣服撩起来,几乎喷遍了全身的喷法。
叶修为什么不挣扎?他当然挣扎了,可是他一个死宅和魏琛这个社会人士一比。
哎,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然后?然后叶修觉得和魏琛方锐他们待在一起太不安全了。于是他哆哆嗦嗦的跟着捉鱼小分队一起去附近的小溪里捉鱼了长。常先举着他新get到的防水相机兴冲冲的也跑过去了。
捉鱼小分队就这样浩浩荡荡的出发了,留下伟大的包荣兴和一部PSP看着他们的物品。
所以还是全员出动,包子除外。
叶修蹲在小溪旁,看着魏琛交苏沐橙他们叉鱼,只觉得有点儿手痒。
“来来来,让我试试!”叶修最终还是蹲不住了,他迅速地蹭掉了鞋子袜子,把裤腿儿挽到了膝盖处,向河里趟去。
“你行吗?”魏琛看着叶修有些虚胖的小身板,颇是有些怀疑。
“哥出马,妥妥儿的!”叶修接过了方锐递过来的树枝。“叉鱼嘛,谁不会啊————”
大家好,我叫叶大锤,万万没想到,我的一世英明就毁在了一个小小的叉鱼上!
所以我想了一个万全的说法……
兴欣众人站在岸边大眼瞪小眼,最后不管是大眼还是小眼都齐齐的瞪向了他们伟大又英明的前队长,国家队领队,目前国内手速最高记录保持者————叶修
只见叶修扑腾着栽进了水里,扑腾着在水里挣扎了一阵,扑腾着靠近了岸边,扑腾着上岸,怀中还抱着一条扑腾着的鱼。
靠!这也可以?叶老爷,您是锦鲤吗?
魏琛好心的把叶修手中扑腾着的鱼接了过来,然后,拿着花露水又是一阵猛喷。
叶修:有句mmp我一定要讲:-)
魏琛: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方锐一脸复杂的看着瘫在一块大石头上等待自然风干的咸鱼叶,“所以说,怎么回事呢?”
“对呀,你是如何妥妥的摔进河里的?我和方锐正打算拿着树枝把你叉上来呢!”魏琛乐呵呵的走了过来。
咔嚓,这是常先的相机。
“咳,我刚看到了一条鱼,”叶修正在努力的缓解尴尬。“它……”
“它袭击了你的脚?”陈果打趣到。
“不是,它的眼睛一只大一只小。”
众人一愣。
“我被吓到了。”叶修一脸真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声猛地炸开。
远在B市的王杰希打了个喷嚏。
谁在念叨本王o_O
叶修看着笑成一团的人,把手伸向了裤兜。
“啊————!!!”
笑声戛然而止,大伙儿看着再次发出惨叫的叶修。
叶修万念俱灰的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包湿哒哒的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声再次响起,魏琛一边笑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烟。
“哈哈哈,老叶你也有今…卧槽!”
不是有句古话说得好,叫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魏琛的烟,不知被从哪里伸出来的手拍到了水里。
收到叶修指示的苏沐橙,悄悄的往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
是谁把魏琛得烟打掉?的真恶劣!反正不是我。苏沐橙揉着因用力过猛而有些发痛的指尖想到。
“呵,”叶修冲着魏琛轻蔑的勾了勾嘴角。“你也有今天。”
“奶奶的,叶修今天老夫不掐死你老夫就不姓魏!猥琐方,组队不?”
还惦记着刚刚在车上那一记嘲讽之仇的方锐很快的与魏琛达成了共识,两个人虎视眈眈地围向叶修。
叶修不为所动。
两人缩小包围圈。
叶修依旧不为所动。
两人就要伸出罪恶的四只手时。
叶修向侧旁一翻身。
“扑通——”
众人又是一愣。
叶修今天是怎么了?
不管了,先笑会儿。
安文逸和乔一帆赶紧上去把颇有一副“不管了,我今天就是在这里不走了”架势的叶修从水中捞到了岸上。
罗辑和常先忙把方锐和魏琛的外套给他披上。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别再感冒了。”陈果不停的给叶修递纸。
“你以为你躺在平地上吗?”苏妹子正解。
叶修闭起眼睛,表示自己要休息。
唐柔看着眼前这一群闹闹腾腾的人,再低头看了看表。
四点半,差不多了。
“喂,果果。”唐柔悄悄地把陈果拉到一旁。“差不多了。”
“”哦,对,”陈果也低头看了看时间,转身去组织那一帮小朋友们了。
捉鱼小分队满载而归,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战利品吧。
魏琛叉到了五条鱼。
坊枘叉到了四条鱼。
陈果和苏沐橙各叉到一条鱼。
安文逸和乔一帆合力叉到两条鱼。
来来来,让我们看看画风最清奇的二位。
唐柔用小鱼网捞到三条鱼,可喜可贺。
叶修两次落水,捞到了一条鱼和一条泥鳅。
泥鳅?!
对!泥鳅!
真.锦鲤王.叶。
但陈果女士考虑到制作泥鳅料理的复杂性,决定把它放生,这让锦鲤王爷好一阵可惜。
然并卵,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被陈果捞出来放入水中的泥鳅一下钻的没了影。
当他们拎着大桶小桶回到大本营时,包子已经能干的支起烤架烧炭了。
我大兴欣可是有混社会的魏老大和包小弟的,各位可是有口福了。

“嗯?叶修呢?”魏琛磕了磕羊肉串上的孜然,把烤好的串子分了一圈,发现唯独少了一个叶修。
“呼呼,他寨(在)辣(那)里哩(呢)!”方锐呼着嘴里滚烫的肉,指了指身后的空地。
“我去看看。”苏沐橙擦了擦手,从地上站起来。
常先忙撸下木签上的最后一块肉,拿着相机跟了过去。
所以说,方锐随手指了那么大一片空地,叶修到底蹲在那片草丛?
常先看了看眼前的一片花海。
叶神真的不会被虫给吃了吗?
并不会。
他们已经闻到花露水的味道了。
“叶修?”苏沐橙看到了一片明显被压倒了的花草。
“你怎么……”
睡着了啊……
“怎么了怎么了?”顺手拍了几朵花花草草的常先随后跟过来。
“嘘————”苏沐橙示意常先安静,“我昨天起来接水的时候,他还在训练室里忙着呢。”
“抢boss?”
“不是,”苏沐橙的目光在那一瞬间有些悲哀。“他最近在练一个很久以前的账号。”看常先不太明白,苏沐橙又在后面追加了一句。
“初版卡,原先被弄丢了,他又去补了一张。
这张初版卡,本应在地下静静的陪着他的主人沉睡。
前几年,关于战队,不管是嘉世还是兴欣,总是有一堆的事情等着叶修去忙碌。他也没有太多功夫去想这些。
可现在他退役了闲下来了,却不适应这种突然的安逸了,再加上猛地想起了这张卡,便是一不做二不休地去补了张新的来。
苏沐橙蹲下来静静地看着睡着的叶修。叶修的眼下挂着两个黑眼圈,显然是这两天因为账号卡的事有些睡眠不足。
从最初见到他时,他就一直在忙碌这些。
先试一叶之秋,再是君莫笑,到现在的这张卡。
其实要说是练角色,也就是升级,技能点,银武……看上去似乎很无趣,可是叶修就是这么心甘情愿的,一干就是十几年。
不只是叶修,还有他。
他的一辈子,就是荣耀。
人的一辈子究竟有多长?
换做是以前,叶修一定会说:
人的一辈子?长着呢!
可现在,他不敢了。
人的一辈子?活到哪儿就是哪儿?
可是说的同时,叶修却在心里暗暗怀疑
你的一辈子,真的就止步了十八岁了吗?
叶修在大好的年华遇见他们。
他在最美的一年离开他们。
呵,造化弄人。苏沐橙想到。
已是而立之年的叶修被岁月磨平了棱角,睡着时的样子无害的很,本有些虚胖的脸也渐渐消瘦了。
自己组建一支战队,很累吧?苏沐橙曾经这么问过。
是啊,可是把我给累坏了,他夹着烟,脸上的表情却是那么的漫不经心。
累吗?
累。
忙吗?
忙。
值得吗?
值得!
这就是属于叶修的荣耀。
他为了荣耀,舍弃了很多,忘记了很多。反正他的生日,没有一次是他自己想起来的。之前在嘉世时,前几年是吴雪峰,后几年是苏沐橙,都会帮忙庆祝。偶尔陶轩也会来凑个热闹。
可是到了兴欣,他不说,也就没有人太在意了。苏沐橙来的那年,队内所有的人都在为了冠军拼命的奔跑,再加上叶修的生日刚好在赛季的最后,他就没有声张想等到夏休息时补回来,可接踵而来的叶修退役和第一届世邀赛又打乱了她的计划。
唉,明年再说吧……
第二年的这个时候,正逢荣耀新区开服。叶修和魏琛又是一阵忙活,休息时间基本上与他们这些选手完全错开。苏沐橙只能又把计划推到了今年。
怎么什么简单的事情,放在他身上都这么困难呢?
当时君莫笑进神之领域练级也是。如今过生日也是。
所幸这一次在陈果的大力支持下,苏沐橙总算是完成了心愿。
嗯,没有辜负我几天前疯狂转发的锦鲤。(bushi)
不知从何飞来的蝴蝶扑着翅膀,落在了叶修的鼻尖
一阵微风吹过,拂得他们周围的花沙沙作响。
红日西沉,给叶修的柔和的睡颜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
岁月静好。
常先翻着相机里的图片,脑中没由来的蹦出了这么个词儿。
随后他会发现,他似乎错了。
睡着时无害的叶修,醒了之后就是个活脱脱的脸t。
“嗯……”叶修揉着睡意惺忪的眼,从地上爬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要走了吗?”
"还没呢,魏琛和包子烤了肉串,你要去吃吗?"苏沐橙也从地上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蹲的有些发麻的腿。
“哇,特地来叫我吗?”
“没有,魏琛和包子分完之后才发现你不见了。”
“那你还来叫我干嘛?”叶修顺势就要重新坐回地上。
“诶诶诶!别坐!哎呀,我骗你的!魏琛正在烤着呢,给你留的有。”
“那好吧!”被邀请过去吃饭的叶修看上去似乎还有些不太乐意。
“唉,我的梦还没做完呢……”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荣耀联赛第十三个赛季的收官之战,现在是兴欣对蓝雨个人赛第一场!大家可以看到兴欣在这个赛季开始出场的新人打了头阵。说到这个新人,我们就不得不提一下他的战绩了。他在个人赛第一场上场,和三年前的队长叶修一样一路连胜,不过与三年前不同的是,今天他要挑战的是他的第38场连胜!他到底能否挑战成功,打破叶修三年前创下的记录,让我们拭目以待!”解说员激情四射的说词调动了观众们的热情。
“三十八!三十八!”有不少观众已经开始呐喊了。观众席上一片活跃,这反倒衬的冷静至极的叶修有些格格不入。
我的连胜?叶修弹眼望着屏幕,想看清兴欣到底是哪位后背竟如此生猛。
可是不管他再怎么揉眼,大屏幕上那位兴欣后辈的ID却始终模糊,叶修只能从技能上看出这个新人……似乎是个神枪手。
神枪手,三十八连胜……这两个词放在一起,叶修便大致猜到了解说员口中的那为后辈是谁。
后辈?李艺博啊李艺博,你要知道,他的技术可是能把老韩虐个几遍儿的。那哪儿能叫新人啊……

“梦到了什么?”苏沐橙拍了拍思维放空的叶修,问到。
“一件特别特别好的事。”

本以为撸完串就能走的叶修在心里盘算着回去以后还可以再和荣耀女神亲亲我我一会儿。
随后他发现常先点燃的蚊香。
接受着叶修老母亲一般关爱智障眼神洗礼的常先僵硬的扭头看了一眼目光来源。
叶神,你这是要干嘛?
被发现了的叶修也大大方方的走了过来,拍了拍常先。
“小常啊,你要是没有地方住的话可以来兴欣,我们给你腾出了一间屋子。”
常先:???
“什么没有地方住啊!”陈果拍了叶修一巴掌,给常先解了围,“不能说点好听的呀!”
“那这是干嘛?”叶修揉了揉惨遭陈果毒手的头,指着常先手中的蚊香问道。
“我们要在这儿过夜吗?”
“老叶,你想在这里和蚊子进行夜晚的亲密可以,但别拉着我们一起啊。”不等陈果说什么,魏琛就凑了过来。
“切~也不知道是谁在半夜三更光着膀子去阳台抽烟,回来被盯了一身的包。”叶修呵呵一笑,发动嘲讽技能。
“果然还是应该把你掐死,老板娘你不要拦着老夫,让老夫除了这个孽障。”
陈果像赶鸭子一般把一群打打闹闹的人领到了一片视野开阔的地方,夏夜的风吹来了些许凉意。
趁着叶修闭上眼睛感受微风时,陈果迅速地掏出手机开始部署今天的重头戏。
逐烟霞:好了,我这里人带到了,你们快!
斩楼兰:没问题,大姐大!
“老板娘,这是干嘛呢?”叶修从陈果身后探出个头来。
陈果的手机屏幕上:夏季夜晚防蚊虫叮咬一百招
“老板娘,你不觉得现在再搜这个……有点儿晚了吗?”
不明真相的吃瓜叶修接收到了陈果高深莫测的笑。
老板娘宛如鬼上身!怎么办?在线等急!!!
震惊!!!老板娘笑容的背后竟是……
男默女泪!老板娘说出了她的故事!
以上来自一脸懵逼的叶修丰富的内心活动。
“等等!”包子突然大吼了一声,随手抄起了PSP,警惕的望着不远处的树林。“那里有人!”
PSP:【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jpg】
“哪里?”魏琛迅速的和同职业的包子背靠背站好,摆出了打群架的姿势。
“咳咳!”空旷的山坡上响起了一片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大家疯狂的给魏琛和包子使眼色,不过在夜幕的笼罩下,智商下线的两个人并没有看到。反倒是叶修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总觉得他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今天好像是……
“boom————”有人燃起了烟花。
大家都是一怔,抬头望去。
“哇!老大你看!那是你的名字!”包子迅速被转移了注意力。
绚烂的烟花倒映在叶修的眼中,复而炸开。
叶.修.生.日.快.乐.
叶.神.生.日.快.乐.
大.神.生.日.快.乐.
有.幸.遇.到.最.了.不.起.的.你.
你.的.荣.耀.永.不.散.场.
最后在空中绽放的,赫然是兴欣的队徽,如展翅的蝴蝶,将会飞向更好的明天。
三十七字,一字一顿。深深的印在了叶修的心上。
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年初入荣耀时的几年和与兴欣众人度过的几年,将会是叶修最美好的回忆。
在很久很久以后,每每想到这些,他的嘴角依旧会止不住的上扬。
能遇到你们,我何其有幸。
不知什么时候聚集在众人周围的人们脸上也都是满满的笑意。
“咳!一!二!三!”人群中不知是谁起了个头,“唱!”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祝荣耀之神/叶修/叶不羞 生日快乐!”
一大堆没有经过任何排练的人唱的合唱本就混乱,最后的祝福更是惨不忍睹。
叶修的目光依次扫过人群中的每一个人。
等等!这群人怎么这么眼熟?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早上。
这可不就是早上那个旅游团吗?
叶修瞅了瞅陈果。
陈果立刻拉着苏沐橙:“沐沐我跟你说呀,那个……”
叶修笑了笑,并不打算戳穿演技失败的老板娘。
“哎哎哎,让一让让一张!不要碰到蛋糕!”人群的外围响起了呼声。
人们自动的向两边散了散,露出了推着蛋糕走来的楼冠宁。
“小楼?!”叶修这回着实震惊了一把,“你们怎么跑到这儿了?”
“这不是大神生日吗,我们特地来转一圈儿。”文客北抢着回答,“这家伙来的时候还一本正经的抱着杭州旅游秘籍,我们还以为他真的要来旅游呢!”
“大神,来来来许个愿吧!”蛋糕被摆在了叶修面前,人们催促着今天的寿星许下这一年的愿望。
“好吧!”叶修也真的闭起了眼睛,认认真真的许下了愿望。
我希望,我的那个梦,可以变成真的……
“呼”的一声,蜡烛被吹灭。兴欣的人们七手八脚地拔掉蜡烛,开始磨刀霍霍向叶修。
试问拔掉了蜡烛的蛋糕是什么下场。
他们最终在人们的脸上找到了归宿。
楼冠宁定制的蛋糕大得离谱,职业选手们浪的过瘾了之后,蛋糕还剩了大半。
随后,不知是谁把罪恶的手伸向了围观看热闹的应援组。
于是又是一场混战后,叶修的生日,也终于是在一片兵荒马乱中落下了帷幕。
几个月后,联赛结束,夏休期开始,各个战队的青训营开始招人。
被兴欣的大老板强行拉过来充当门面的叶修坐在桌子后,昏昏欲睡的听着一个个报名的娃子们汇报自己的基本信息。
“下一个!”
“您好。”
嗯?声音有点耳熟……
“年龄。”
“十八岁。”
“职业。”
“神枪手”
越听越耳熟……是谁……
“姓名。”
“苏沐秋。”
!!!
end

群像小说?????

飍:

关于全职是不是群像小说
在给我妈安利的时候我妈问过我谁是主角,我是这么告诉她的:
叶修是主角,但他们每个人都不是配角。

要我一个全员厨说除了叶修以外的都是配角都不重要显然不可能,反正我是下不了那个心。
(毕竟他们都那么好)
但是毫无疑问,叶修是这个小说唯一的主角,不管别人再好,主角也只有他。

简而言之,我就是想说:去你奶奶的群像小说,到底是官方你瞎还是我傻!那么大的人你看不见?三千多章的小说才有几章写的是别人?你就说这是群像小说?傻?瞎?(礼仪什么的就交给各位太太了我憋不住了!)

生日快乐!

飍:

叶神,二十岁生日快乐!你知道吗,未来的你,会在那一片属于你的赛场上,开启怎样的盛世!八年后的你,会带着你最爱的荣耀,走向世界的巅峰!
————致最棒的叶修生日快乐

飍:

我是不是可以召唤个啥……

生命不止 轮回不息 伞修 ooc!!!

飍:

不要管标题了……
1.
 叶修是个军师。
 营中上上下下百十来人,无一人不知,他们这位年轻的军师总是喜欢兵行险招,然后再险中求胜,少有败笔。
 “呵呵,因为阿修很厉害嘛。”
他们的将军总是这样评价着,脸上的笑意不减。
 苏沐秋是个将军。
 虽说这是一位带军冲锋陷阵,靠武力说话的大将,可他的头脑,却也不比那年轻的军师差到哪去。
 “嗯……比起我来到底还是差了一点。”年轻的军师轻呷一口茶,缓缓道。
 苏沐秋喜欢叶修,叶修也喜欢苏沐秋。不过这两位谁都没有急吼吼地与对方表明心意,戳破这层似友非友的关系。他们整日乐呵呵地泡在一起品茶、下棋、论战。除了有时来的突然的战争,日子似乎一成不变。
 像是天妒英才一般,年轻的军师生了很严重的病。他咳得剧烈时往往会吐出一口又一口的鲜血。渐渐的,他只能卧在床上养病了。可就算是这样,他也没有动过一丝一毫回京城休息的念头。他依旧跟着这支队伍,军队行军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苏沐秋也常来看他,他们与往常一样在一起品茶、下棋、论战。不过叶修口中弥漫的,却再也没有茶的清香了。
 人们一直祈祷的事情终归是没有发生。叶修还是走了,走的很平常,也很平静。就在苏沐秋去看望他的第二天早上,他静悄悄地停止了呼吸。当趴在他床边的苏沐秋被噩梦惊醒时,他紧握着的那双漂亮的手,早已僵硬。
2.
 “阿修,没有办法一起品茶了啊。”
 “阿修,没有办法一起下棋了啊。”
 “阿修,没有办法一起出征了啊。”
 “阿修……”
 “我还没有来得及说我爱你呢。”
3.
 苏沐秋没有像人们所想那般一蹶不振,他很快地调整好了自己。之后,他上书朝廷,希望去到更远方的战场。毕竟,这里对于苏沐秋而言,承载的全部都是他与叶修的回忆。诏书很快就下来了,有这样英勇有无畏的将军愿为国而战,皇帝自然是很高兴的。于是,苏沐秋就这样一身白衣白甲,无牵无挂的,去向了边疆的边疆。
 最后,苏沐秋也死了。与所有将士一样,与敌人厮杀,在沙场上流尽了自己最后的一滴血。
4.
 “年轻人,这就是你的选择了吗?”
 “嗯。”苏沐秋望着面前白发苍苍的老人,点了点头。
 “你的选择,可是要付出昂贵的代价的。”
 “代价?”
 “世间万物的一切交换,都是有代价的。而你留住这一世记忆的代价,则是你下一世的生命。”
 “早逝……是吗?”苏沐秋想了想,“好。”
 “不在想想了?这可是无法反悔的。”
 “嗯,不想了。”
 
 站在阴阳门前的苏沐秋似乎又有一些不放心,他回过了头。
 “婆婆,我能遇见他吗?”
 “年轻人,莫心急,这一切皆有缘分指引。”
 苏沐秋不再多问。
 “我相信我们的缘分。”
5.
 这一世的苏沐秋依旧叫苏沐秋,上一世无依无靠的人,在这一世有了一个妹妹。当小小的苏沐秋看着在摇篮中酣睡,比他更小的,软软的苏沐橙时,心像是被捂化了一样,揉成一团。
 这样,似乎也不错。苏沐秋弯着温柔的眉眼想到。
 苏沐秋并没有急切地去打探叶修的消息,他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因为他始终都相信,苏沐秋与叶修的缘分。
 缘分的确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在苏沐秋十五岁的那个夏天,他遇到了同样十五岁的叶修。在喧闹的网吧里,他微微探身,便能看到那熟悉的眉眼因手中的PK而摆出的认真表情。就在两台电脑的后面,近在咫尺的地方。
 熟悉的眉眼。
 熟悉的神情。
 熟悉的人。
 这个人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苏沐秋笑了起来,弯弯的眼睛如同两汪被微风拂过的泉水一般,又是流进了谁的心坎儿。
 阿修,好久不见。
6.
 苏沐秋不知道,叶修在那扇阴阳门前也做过同样的选择,被问过同样的问题。
 “我要留住这一世的记忆。”叶修说的很肯定。话落又自己追加一句,“所以说代价是什么。”
 老人愣了愣,随即又笑了。
 这么聪明的孩子,可惜了……
 “代价啊……寿命。”
 “要我下一世的寿命吗?”
 “不,是他下一世的寿命。”
 “……”这回轮到叶修愣住了。
 “那我喝下这碗汤,他会长寿吗?”半响后,叶修问到。
 “这,就要看他的选择了。”
 叶修最终还是喝下了这碗汤。
 “真苦。”他皱着眉头抱怨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地踏进了阴阳门内。
 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

飍:

啊啊啊啊啊mmp就差喻队一个啦(ó﹏ò。)